金缮艺人 尽最大的善意 修复你的残缺

编辑:干瞪眼棋牌 时间:2020-05-11 热度:8095℃ 来源:干瞪眼棋牌 责编: 干瞪眼棋牌

刘晖。

工作室内的阴房。

刘晖金缮的一件紫砂壶,上面有主人的名字。

刘晖金缮作品

刘晖帮好友的梧桐瓷碗,是亲人的遗物。

当一件心爱器物瞬间破碎,你会怎么对待这些碎片?小心翼翼地收藏在不见光的暗匣之中,还是包裹后丢入垃圾桶?

8年前,对于刘晖来说,这是一项不容易的选择题。用顺手的旧物,凝结了人生里的细碎时光,承载了无法忘却的记忆。 去修复它吧。 这是刘晖初始的念头,也是促使他与金缮这门技艺结缘的契机。

怀旧的艺术

金缮修复碎物 重生

刘晖的工作室位于成都一个老居民区的平房,屋外的一侧种下不少绿植。在不外出摄影的日子里,刘晖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室度过,常常在工作台边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,不看手机也不回微信。

金缮,这门古老的技艺,起源于中国的漆艺,流传到海外后经过变迁和发展。与传统的修复理念不同,金缮在采用天然的生漆将破碎的器物粘合后,再用金箔磨成的金粉将裂痕勾勒描绘。金色的线条顺着裂痕蜿蜒其上,似乎是在向世人展示它的 不完美 。正因如此,金缮才独具 残缺的美感 。

刘晖与金缮结缘始于2011年,彼时,他正为了一件紫砂壶在苦恼,壶盖上缺口虽然不影响使用,但总归让他心里不适。 用惯手的东西,不舍得扔。 偶然间,与日本客户闲聊,对方向他展示了经过金缮修复的瓷器,顿时让刘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 金缮之后的器物,已经可以称之为艺术品了。

金缮是门太小众的技艺,哪怕到现在,刘晖知道的成都金缮手艺人也屈指可数。他的金缮手艺完全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,花了大量的时间查找资料,看完整本《髹饰录》。与此同时,他拿起了那件舍不得扔的紫砂壶用来练手,花了三年时间,才修复到满意的程度, 严格来说,这个紫砂壶是我第一件金缮作品。

昂贵的残缺

用金箔勾勒裂痕

金缮,在修复过程中需要长时间接触生漆。一走进刘晖的工作室,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松节油的味道,但长期浸泡在工作室的刘晖已经闻不出了,就像他手臂上红肿的伤口一样,已经习惯了与生漆的 交道 。

事实上,对不少金缮艺人来说,修复的过程总是痛苦又愉悦的。因为生漆过敏的现象十分常见,长期与生漆接触,手上总会有瘙痒和红肿的痕迹。但生漆与面粉、瓦灰等调和成的粘合剂,是天然环保的修复材料。 漆是要‘咬人’的,过敏严重的人甚至被送急诊,破皮和发痒是家常便饭了。

刘晖的工作室里,还放置了两个自制的 阴房 。粘合好的器物,待在室温25℃以下、空气湿度达到70%的阴房中,才能快速风干使粘合的部分变得坚固。在风干之后,刘晖的修复工作才算开始。

转载请注明:“ 转载地址:/qicheyingyin/20200511/8647.html ”。